网站首页 > 优美传说 > 阿里郎(我离郎)
 
阿里郎(我离郎)

    自古以来,《阿里郎》就成为历史朝鲜族群众所喜闻乐唱的民谣,至今仍保留着唱不倦、歌不腻的魅力。无论在何时何地一旦响起这支歌来,就会唤起朝鲜族人民的共鸣,使得高尚的节气和纯洁的情操所致的那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相传在很早很早的时候,村子里有个叫诚芙的容貌俊俏、心地善良的姑娘,还有一个叫李郎的身体魁梧、纯朴勇敢的小伙子。他俩从小给恶霸地主裴坐寿当长工,吃尽了苦,受尽了累,可以说,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浸满了苦水。随着年龄的增长,朝夕相处,渐渐在他们心田里滋长了爱情的萌芽。可是,在那黑暗沉沉的年月里,在地主的魔掌下,哪还敢谈情说爱啊!

  有道是,花有结果时,人有结姻日。李郎和诚芙终于征得了双方父母得允许,准备选择良辰吉日举行简单的婚礼仪式。

  说起来,真不巧。那年,遭受罕见的水灾,长工们给地主裴坐寿侍弄出来的好端端的庄稼,一夜之间荡然毁尽。这下,长工们的生活更是心难,饿的饿死,累的累死。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地主的残酷压榨,激起了长工及全村屯人们的怒火。不久,一场反对对主压迫的暴动终于兴起了。

  这时,逃窜在外的官吏们一边向朝廷呈报求援,一边勾结外地地主、调兵遣将,把农民起义军层层包围。在侥幸突围出来的一部分人中有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就是李郎和诚芙。这一对比翼鸟手拉着手,飞也似地跑啊跑,终于甩掉了追敌,来到了水落山这一深山老林里。他们在一座阳面的立岩下搭起草棚来栖身。

  然而,对地主阶级有深仇大恨的李郎,即使在蜜月中也没有止息他胸中燃烧的怒火。为了重新发起暴动,还没有来得及度完蜜月,就离开了他心爱的诚芙。

  这天俩人并拳合掌,庄严地对天誓约:

  隔期百天,在此重见;一言为定,至死不变!;

  有道是“蜂儿离不开花,鱼儿离不开水。”是啊,哪个爱情不醉人,哪对夫妻愿分别。当李郎翻下南山岭时,从后面传来女人抽泣的声音,一会儿,抽泣声又变成了歌声:A:4

  阿里郎 阿里郎 阿里郎哟, 阿里郎 翻过那 高高山岭。

  重重山 层层云 路难行哟, 怎么能 陷情网 阻郎壮志?

  飞云啊 随郎君 捎我爱哟, 但等那 凯旋日 鸳鸯喜鸣。

  这歌声字字句句像一把把利刀搅着李郎的心,又像一阵阵号角鼓舞着李郎前进。

  送走了李郎,诚芙孤身一人留在水落山重,一天天盼望着丈夫发动暴动成功,一日日憧憬着团圆的幸福未来。

  她凭着野菜山果艰难地支撑着度日熬夜。

  一天,地主裴坐寿的儿子裴相道领着几个随从驾车进山来打猎。这家伙平时行为淫荡、残暴,人们叫他鳖强盗。傍晚,他随从们拎着猎取的几只兔子哼哼呀呀地唱着山歌下山来。口中正渴,前面出现了一池泉水,他便迫不及待地喝开了。说也不巧,这是正汲水回去的诚芙被他们发现了。鳖强盗偶然颦见一个美女站在山岩上,红霞染得她俊俏的脸像一朵艳丽的花朵,他不由得自语:啊!哪来得这般美女,真是绝色一流哇!鳖强盗垂?嗳?尺定睛看了半天,恨不得把这朵鲜花一口吞进肚子里去。  “哎?!这不是我家的女仆吗?她怎么会……”鳖强盗贼溜溜地环视了一下周围一帮爪牙,众目睽睽之下有诸多不便,就说“哼,反正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打这以后,狼心狗肺的鳖强盗天天以打猎为名独自骑马出入水落山,实际上就是香笼络诚芙。这家伙拿了上千万的金钱想收买她,可诚芙连颦都不颦一眼。后来,他听说她的丈夫是暴动的主谋者—李郎,就慌称她的丈夫早已就义,让她趁早死了那份心,可诚芙心里认为李郎不会牺牲,还是不肯。鳖强盗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以李郎造反有罪为借口对她施加淫威,可诚芙依然缄口不语。

  鳖强盗恼羞成怒,扬言要告官府把她从山上轰走。她迫与无奈,曾想以死来拒绝,可又想到与丈夫共立的“隔期百天,在此重见”的约定。为了在山中待到一百天,就不得不佯顺他。诚芙灵机一动便想出了一个主意,对鳖强盗表示:她要等到丈夫李郎祭日后才许身给他,她想拖延时间至约期。

  朝思暮盼,暮盼朝思,终于盼到了夫妻重见之日。李郎率大家砸碎衙门,斩除了那些贪官污吏之后,正好赶在约期的这天,踏上了通往水落山的山路。这天诚芙一早就忙碌起来,用野菜做了各种新鲜菜,还有鲜鱼和蛤蟆干哩。然后,穿上褴偻但很干净的衣裙,只等那心爱的人到来。无耻的鳖强盗也拄着棍,朗朗跄跄地爬了上来,蹭在草棚边。

  当滚圆的月亮冉冉地爬上东山的时候,伴随着沙沙的脚步声,一位魁伟健壮的身影出现在草棚前边。顿时,两人借着皎洁的月亮,一眼就看清楚了爱人,便上前拥抱起来,默默地,紧紧地……

  这时,那草棚底下传来了“吭吭”的4干咳声。

  李郎不禁一惊,定睛细看,是一个肥胖的男人。一个不详的念头掠过心头:“噢,趁我不在变心了,破约了。”李郎的脸顿时煞白,一把推开诚芙,眼里迸出呼呼的怒火,烧着诚芙的心,照着鳖强盗的狗脸。

  说时迟,那时快。李郎“嗖”地随手拔出匕首,鳖强盗也从腰间取出尖刀站身欲扑。然而,李郎三下无除二就把鳖强盗攘死在地。然后,把刀往地下一掷,转向诚芙愤愤地盯了半天,才说:“怎么?这功夫都耐不住?”

  “不,你听我说……”诚芙心里一酸,一时哽咽说不出话来。是的,这白天里的遭遇,三言两语怎么能说清呢?

  倔强的李郎却理都不理,“呸”地一口唾沫,就悻悻而去。

  诚芙很不得把心掏给他看,掰给他看,她“扑”地跪在地上捶地痛哭着:

  阿里郎 阿里郎 阿里郎哟, 阿里郎 翻越过 高高山岗。

  郎君你 弃我走 好狠心肠, 走不上 十里路 脚底生疮。

  阿里郎 阿里郎 阿里郎哟, 阿里郎 阿里郎 高高山岗。

  郎君你 听我言 先别急走, 走不过 南山岭 就要回返。

  这歌声,整整一夜回响在水落山,直到清晨才停止。

  歌声的突然停止,也止住了李郎的脚步。因为他拖着重步,走着听着,心里感到不是滋味,想到”诚芙一向忠贞守节、纯朴善良,决不是放荡的淫妇,我怎么这么妄动?对,诚芙绝对不是那种人……果真,还没过南山岭李郎就自责地转回了脚步,可是,回程中到山根下就发现了已浸泡在血泊中的诚芙。

  “诚芙——!诚——芙——!”水落山回响着李郎悲痛欲绝的叫喊。

  原来,泪汪汪地望着李郎下山身影的诚芙,慢慢跟在他后面号啕哭歌,嗓子唱哑了,腿脚没劲了,悲痛之余,用刀尖对准心窝扎下。李郎后悔莫及,双手抱起诚芙的尸体,边走边悲壮地唱:

  我离娘 我离娘 我难离哟, 暂离家 暂离手 情离不了

  夜空上 星星多 长夜难明, 我心里 怨恨多 何时能消?

  我离娘 我离娘 为何离哟, 我这人 为什么 如此轻佻?

  这都是 鳖地主 逼迫的哟, 这都该 怨社会 命如纸薄。

  李郎把诚芙葬在草棚底下,猛地拭泪抬头,毅然走向复仇的道路。

  从此后,不知哪位过客给这个山岭起名为“阿里郎苦界”,把诚芙唱的那首歌称为“阿里郎”(我离郎),使之流传至今。
 
CopyRight © 2005-2014 中国朝鲜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