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各市县志 > 和龙市
 
和龙市

  和龙市地处长白山东麓,地质构造复杂,由太古、元古、古生、中生、新生等多界地层构成,地貌复杂多样,山地多、平地少,主要由山地、丘陵、台地、河谷平地、沟谷谷地、沼泽地构成,山地占84%。全市群山环绕,山脉有长山、甑峰、英额、南岗四大岭。县境西南、西北部多为中山;东南部和中部多为低山;东北部有平原、丘陵、台地。牛心山以北,琵岩山以南海兰江流域形成一大片连珠盆地。地势由西南向东北逐渐倾斜,西南高,东北低,海拔高度相对差距大。因此,气候、土壤、植被均呈明显的垂直分布。气候属中纬度中温带季风半湿润气候区,大陆性季风明显,四季分明。气候年际变化比较稳定,年平均气温波动在4.9℃左右,积温全市稳定通过0℃的日平均气温累积值3049.8℃。降水量西部山区多,东北部平原少,全年降水量一般在535.4毫米,50%左右集中在7至8月。全市水资源量14.48亿立方米,可利用量2.54亿立方米。境内地表水绝大部分为河水,流域面积2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55条,总长1335.7公里。主要水系为图们江水系,其最大一级支流为红旗河。土壤主要有针叶林灰化土、灰棕壤(暗棕壤)、白浆土、黑土、草甸土、冲积土、沼泽土、泥炭土、石灰岩土、水稻土,其中灰棕壤分布最广,占总面积的79.84%。主要植被有森林植被、天然牧草。森林植被属长白山植物区系,针阔混交林带。主要经济动物有东北虎、金钱豹等20多种。现已查明的矿产资源有煤、铁、金、铜、铅、锌、钼、镍、硅灰石、石英、玄武岩、冰洲石、浮石等31种。

(一)

  清光绪七年(1881年)海兰江上、中游流域开发以来,人口骤增。封建势力同广大农民之间的阶级矛盾逐渐深化,日本帝国主义也伸进其侵略魔爪。宣统元年(1909年)发生日本宪兵冲入和龙峪分防经历衙门毙伤中国官兵的严重事件,激起了和龙市人民反日爱国斗争浪潮。

  1928年(民国17年)8月,由北平地下党组织派来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刘建章等人在和龙市立第六小学校建立中国共产党在和龙市的第一个组织——中共三道沟支部。自此,和龙市人民的反帝反封建的斗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一步展开。

  1930年(民国19年)5月,在中共东满特别支部“五一”行动委员会领导下,在平岗地区陆续建立反帝同盟、农民协会、革命互助会、农民自卫队等,进一步掀起反日斗争高潮。5月26日,中共党员申春在药水洞上村召开群众大会,宣告成立东北第一个“工农苏维埃”政府,并率领平岗一带群众发动了“五卅”暴动。7月,先后成立中共三道沟、平岗、大砬子、开山屯4个区委,8月中共延和中心县委成立,并发动了各区的秋收暴动。

  在和龙市各区陆续发展党组织,积极开群众性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高潮中,1931年(民国20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和龙市委员会宣告成立,蔡洙恒任第一任书记,同时成立平岗、三道沟、大砬子、开山屯等4个游击队。1932年12月,各区游击队集中到渔浪村统一编成和龙市游击中队,创建了和龙市渔浪村抗日游击根据地。县委领导抗日军民并联合抗日救国军,争取山林队等武装力量大力开展了抗日游击斗争。抗日军民频繁出击,深入敌后,不断打击地主武装和日伪军警及伪自卫团,消灭敌人,夺取武器,武装自己,扩大了抗日武装队伍。抗日武装斗争的迅速发展使敌人惊恐不安,于是日本侵略者纠集军警及自卫团,向渔浪村抗日游击根据地多次发动疯狂进攻。根据地军民英勇顽强,打退了敌人每一次进攻。1933年2月12日(农历一月十八日)的根据地保卫战中,涌现出崔相东、金世等著名的“十三勇士”。之后,和龙市抗日军民又打退了敌人向蘑菇岭根据地的数次进攻,取得了青头沟、牛腹洞、叉子岩伏击战的重大胜利。

  1934年11月,县委根据形势的变化和上级指示,将根据地转移到车场子。在车场子,继续领导军民不仅数次打退敌人的野蛮进攻,而且不断出击,深入敌后,主动进攻敌人,取得了辉煌胜利,使车场子成为在东满最有影响的抗日游击根据地。由于抗日斗争形势不断变化,1935年10月车场子抗日游击根据地转移到安图县奶头山。从此,和龙市抗日游击根据地消失。1936年东北人民革命军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后,抗联第二方面军多次出击,狠狠打击和龙市境内的日伪军警,取得了闭门、红旗河、大马鹿沟等地伏击战的重大胜利。在抗日的年代里,中共和龙市委书记蔡洙恒、许虎林、金铁山、崔相东、金日焕、曹亚范,抗日武装部队优秀指挥员柴世荣、张承焕、车龙德,抗日志士申春、具成泰、金顺姬、周现甲等数百名抗日军民为了民族的解放,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1945年8月,抗日战争取得胜利,成立和龙市临时政府(过渡政府),10月成立中共和龙市临时组织,改组临时政府。11月中旬,革命老干部云青等人受组织委派,正式组建中共和龙市委,成立和龙市政府,从同年12月至翌年3月,人民武装部队经3次战斗,消灭了县境内的国民党地下军。1946年县委派民运工作队到各市、区,领导全市人民进行土地改革,向汉奸、走狗、恶霸地主展开清算斗争,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无地或少地农民。经过土地改革,彻底消灭了封建剥削制度,实现“耕者有其田”。同时,发动广大人民群众开展生产运动、支援解放战争,全市参军、参战17771人,涌现出朱炳珍、朴永龙、朴钟秀等战斗英雄,荣获支援前线奖旗28面。近千名革命烈士为了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光荣牺牲。在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和龙市委还建立了工会、农会和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及妇联会,把各界人民组织起来。

  1949年9月,和龙市人民政府成立。1950年,美帝国主义武装侵略朝鲜。全市人民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高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大旗,参军参战3197人。其中,1500多人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1952年,由武装部队和公安干警、民兵组成的搜山大队,捕获降落在长白山密林的唐奈、费克图等美蒋武装特务。同时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破获多起反革命集团案,坚决镇压与人民为敌的反革命分子。开展“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五反”(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资财、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运动,巩固后方,有力地支援前线,保卫了革命的胜利果实。

  自50年代初,响应党中央“组织起来”的号召,在农村开展农业互助合作运动,在城镇开展对私人工商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1952年,试办10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1955年全市已建立460个初级社,1956年全市基本实现合作化,全市绝大多数农户加入了124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在工业中,1家企业由私营转为公私合营,建立14家手工业生产合作社;在商业中,用过渡到国营、合作商业、代购代销等形式,共改造311家私营商业。在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后,接着进行政治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开展反右派斗争,这场运动是完全必要的和正确的,但在斗争中犯了扩大化的错误。1958年,全市实现“人民公社化”,开展“大跃进”运动。但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出现了“共产风”、“浮夸风”和瞎指挥风等错误。60年代初,根据中共中央提出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着手纠正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开展了面上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1966年底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文化大革命”,党政领导机关被“造反派”“夺权”。1967年3月实行军事管制,一切权力归军事管制委员会,全市层层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各级领导班子全部处于瘫痪状态,由军队另立生产指挥部领导全市的生产和各项工作。1968年由军队代表、革命干部代表、革命群众代表组成的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后,天天抓阶级斗争,大搞“清理阶级队伍”、“斗批改”、“一打三反”运动。整个“文化大革命”期间,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涉及2309人。1970年秋,开展批陈整风,翌年开展揭批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1976年10月,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全市人民投入了揭批江青反革命集团罪行的斗争,1978年开展“揭、批、查”运动,集中解决“文化大革命”的冤、假、错案并予以平反,还解决了错划右派等历史遗留问题。

  1978年底,中共中央召开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党的工作着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轨道上来。1979年,中共中央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了“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县委和县人民政府认真贯彻执行八字方针,一手抓改革,一手抓建设,并提出了“富县裕民”的口号,制定出有关改革的各种规定和综合改革方案。在改革中,首先抓农村的改革,1983年在925个生产队中落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占全市生产队总数的97.2%,1984年,全市农村各种专业户发展到3006户。在工商业中,在企业整顿的基础上,先是推行经济责任制,1987年初,全市国营企业和供销社门点137家落实租赁经营责任制,年底进行落实抵押承包经营责任制的试点工作。改革,调整了生产关系中不适应于产生力发展的环节,从而促进了和龙市经济的发展。同时,加强经济协作,1987年全市已有28家企业实现了横向联合。同时抓价格、劳动、金融、教育、科技和其他方面的配套改革。

  新中国成立38年来,县委和县人民政府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大力发展民族经济和文化,培养了数千名少数民族干部,消除了日本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统治阶级造成的民族之间的磨擦,建立了平等、团结、友爱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党的民族政策遭受严重践踏。粉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民族区域自治条例》,进行民族政策再教育,各族人民之间团结、友爱的新人新事层出不穷。同时,认真执行宗教政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中断了的宗教活动得以恢复。认真贯彻执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和科技政策,在各条战线上进一步解放了生产力。

(二)

  和龙市原为开发较晚、经济落后的农业县。新中国成立38年来,全市人民在党和人民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奋发图强,艰苦奋斗,把落后的山区县建设成为工农业兼备、多业并茂,初步繁荣的农业——工业县。1949年县境内工农业总产值只有4234万元,1987年达到26100万元,增长5.16倍,平均每年增长4.9%。在工农业总产值中,工业总产值1949年只有1191万元,占该年工农业总产值的28%,1987年工业总产值达19424万元(含省州企业数字),占该年工农业总产值的74%。县境内社会总产值1949年只有4660万元。1987年达35458万元,增长6.6倍,平均每年增长5.5%。国民收入1949年只有2575万元,1987年达17652万元,增长5.9倍,平均每年增长5.2%。1957年比1949年,县境内工农业总产值增长42.6%,平均每年增长4.6%,社会总产值增长61%,平均每年增长6.2%,国民收入增长21%,平均每年增长2.5%;1978年比1957年,县境内工农业总产值增长152%,平均每年增长4.4%,社会总产值增长156%,平均每年增长4.6%,国民收入增长137%,平均每年增长4.2%;1987年比1978年,县境内工农业总产值增长72%,平均每年增长6.2%,社会总产值增长74.8%,平均每年增长7.1%,国民收入增长139%,平均每年增长10.2%。从上述比较中可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9年改革时期,和龙市经济发展速度最快,在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发展比较稳。1958年至1978年21年中,经济发展速度缓慢。

  和龙市农业自海兰江上、中游流域开发至1987年有百余年的历史。清光绪十八年(1892),图门江上游以北流域已开垦的耕地面积共2992.93公顷。光绪十九年(1893年),海兰江上、中游流域已开垦的耕地面积共1587.92公顷。随着境内人口的增长,开垦面积不断增加,东北沦陷后一度有减少趋势。1949年全市耕地共有45232公顷。但新中国成立后,随着工农业生产和各项事业的发展以及人口的增长,国家征用土地和各项事业及住宅建设占用土地日趋增加,到1987年,全市耕地面积减少到27649公顷。

  1949年全市粮豆播种面积42381公顷,粮豆总产量49231吨,每公顷单产1160公斤。1987年全市粮豆播种面积22237公倾,比1949年减少47.8%,而粮豆产量增加到77406吨,增长57%,38年平均每年增长1.2%,每公顷单产上升到3481公斤,增长200%,平均每年增长3%。随着国内大工业的发展,经济作物的生产也有相当的发展。1949年经济作物播种面积只有1627公顷,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3.7%。1987年经济作物播种面积3732公顷,比1949年增长129%,占农作物总播种面积的13.9%。种植业内部的比例关系(粮豆作物与经济作物面积比例)1949年为26∶1;1978年为11.6∶1。在改革中种植业结构调整为6∶1。1987年和龙市列为全国出口烟叶基地县。

  党和政府为农业生产的发展狠抓了水利、农电建设和农业机械化。抗日战争胜利以前,全市只有2处3310米的防洪工程和和龙、头道、西城、东城、龙水、龙门等6处短渠。1949年至1987年水利基本建设投资2850.14万元,建成了亚东、石国2座中型水库,3座小型水库,总库容达5788.1万立方米,建成永久性塘坝8座,干渠84条,总长344.8公里,其中有和龙、头道、西城、龙门、东城等灌区和古洞河引水工程及崇善灌区的元峰“倒虹汲”、南夕吊槽引水工程,1987年全市有效灌溉面积达11160公顷,还建成了173.95公里的防洪工程。1960年,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制定全市电气化规划以来,狠抓农电建设,建成亚东水库和大洞、獐项3座电站,完成引入国家电力的输电工程,1987年农村用电覆盖率达99.9%,农村用电量达17844千瓦小时。自1958年和龙市开始使用农业机械,1987年全市农用拖拉机2890台,机耕地面积达10547公顷。1987年全市农业生产施用化肥量达11394吨,比1949年增长2211倍,而且品种多样化。

  和龙市林业开发较晚,20年代初,有林商获得执照进山采伐林木。东北沦陷时期,和龙市森林资源遭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掠夺性的破坏。经新中国成立后的恢复和建设,1983年县境内森林面积达39.8万公顷(其中县林19.7万公顷),1987年森林覆盖率为70.5%。38年来,全市人民动员起来,荒山荒地造林70776公顷(不含和龙、八家子两个林业局数字),80年代的成活率一般达85%以上。并注意防止森林火灾,多次被评为全省无森林火灾县。仅县林业局1963年至1987年25年间,为国家提供木材产品94.9万立方米,产品利润1332.73万元,上缴国税达946.35万元。

  38年来,和龙市畜牧业有了一定的发展。1949年,大牲畜有19506头,其中牛17978头。到1987年达25690头,其中牛25230头,比1949年增长31.7%,其中,牛增长40.3%,羊、家禽、养蜂都有较大幅度的发展。在改革过程中建设了人工草原。38年来,努力改良品种,培育和引进延边黄牛、延边半细毛羊等许多优良品种。特别是努力防治畜疫,一些影响畜牧业发展的畜疫大多已被消灭,一些是得到控制或基本控制。和龙市1983年被评为全省驱绦灭囊工作先进县。

  乡镇企业和多种经营的发展是和龙市农业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方面。乡镇企业在农业互助合作运动中诞生,但它的发展艰难曲折,直到70年代前5年仍发展缓慢。1976年粉碎了江青反革命集团后,县里设立社队企业管理局,开始放手发展乡镇企业。1984年后,乡镇企业大有发展,尤其是个体企业剧增。1987年,全市乡镇企业发展到5376家,从业人员猛增到14329人,即14000多农民转移到第二、三产业。1987年全市乡镇企业总产值达9125万元,比1978年增长12.3倍,比同年全市农业总产值高54%。在农村多种经营的发展中,特产业也有了较大发展,特产业中,果树业在县内已有100多年的历史。1949年,全市只有36公顷果树地,1987年达1146公顷,增长30.8倍。县内有养殖水面资源和鱼类资源,但多年没有发展,80年代开始,尤其1985年以来发展较快,1987年渔业产值8.2万元,比1949年增长3.1倍。

  38年来,和龙市的农业发展艰难曲折,新中国成立后大力开展爱国增产运动和农业互助合作运动,1956年完成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农业由农民个人经营转变为农民集体经营。1950年至1957年全市粮豆年平均总产量54196吨,比1949年增长10.1%,平7均每年增长1.2%,每公顷单产比1949年增长23%。年平均农业总产值3498万元,比1949年增长14.9%,平均每年增长1.8%。

  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和龙市卷入“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工业和其他事业抽走大批农业劳动力,在农村搞“一平二调”(平均主义、调走劳动力和生产资料),刮起“共产风”、浮夸风和瞎指挥风,加上自然灾害,农业生产虽然在1958年获74246吨的丰收,但从1959年起,粮豆总产量连续4年下降。1958年至1962年,年平均总产量53555吨,比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下降1.2%。农业总产值自1960年起连续3年下降。年平均农业总产值3578万元,年平均增长率只有0.4%,农民人均收入1958年94元,1962年下降到88元。

  国民经济调整期间,1961年中共中央提出“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1962年以来,县委、县人委贯彻执行“八字”方针,纠正“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贯彻人民公社工作条例(《六十条》),落实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的人民公社三级集体所有制,开展农业科学实验活动。农业生产从1963年开始回升。年平均粮豆总产量61507吨,比“二五”计划期间增长14.8%。平均每年增长4.5%。每公顷单产1965年比1962年增长34.8%。年平均农业总产值4282万元,比“二五”计划期间增长19.7%,平均每年增长6%,农民人均收入达到125元,比1962年增长42%。

  “文化大革命”期间,严重冲击农业生产,“三自一包”、“小生产”均遭受批判,经营的封闭性越来越严重,作业方式固定不变,毫无灵活性,还继续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推行“以粮为纲”方针。1966年至1976年11年,年平均播种面积35354公顷,11年年平均粮豆总产量62562吨,比调整期间只增长1.7%,年平均增长率只有0.2%。年平均农业总产值5067万元,年平均增长率只有1.6%,农民收入1975年仅达132元。

  “文化大革命”后11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首先在农村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全面落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力普及农业生产技术,农业由长期以来的封闭性经营转变为开放性经营,使农业生产有了新的发展。1977年至1987年年平均播种面积31591公顷,比“文化大革命”期间年平均减少10.6%,1987年竞下降到26822公顷,而年平均总产量68453吨,比“文化大革命”期间增长9.4%,平均每年增长0.8%。每公顷单产1982年第一次超3000公斤,1984年粮豆总产量创历史最高水平,达94961吨,1985年单产创历史最高水平,达3714公斤,比1976年增长54.7%,平均每年提高4%。年平均农业总产值6240万元,比“文化大革命”期间增长23.1%,平均每年增长1.9%。农民人均收入1984年第一次超400元。1987年上升为559元。

  和龙市农业长期以来,受单一农业思想的束缚,农、林、牧、副、渔各业不能全面发展。1949年,全市农业总产值中,种植业产值占66.25%,林业产值占2.46%,牧业产值占12.72%,副业产值占18.5%,渔业产值占0.07%。80年代以来,政府注意全面发展农业,农业经济结构开始有了一定的变化。1987年在全市农业总产值中,种植业产值占63.6%,林业产值占19.1%,牧业产值占9.7%,副业产值占7.4%,渔业产值占0.2%。38年来,林业产值和渔业产值在农业总产值中的比重上升较多。38年来,财政对农业的拨款共4399万元,其中,支援农业生产拨款达1288.7万元,平均每年拨33.9万元。

  和龙市的工业产生于19世纪末叶,当时主要是煤炭、采金、酿酒等手工业,后来榨油、磨面、铁匠炉、木材加工等手工业逐渐发展起来。1940年全市私营工业企业只有50家,仅占延边私营工厂总数的11.9%,只有少数使用石油和瓦斯的陈旧动力机械,绝大多数工厂作业还是手工操作。是年全市私营工业(不包括煤炭、电力、采金、森林工业)产值仅有40.3万元(伪币),仅占延边5县私营工业总产值的1.59%。工业门类有煤炭开采、采金、林木采伐和酿酒、榨油、磨面等农产品加工业,抗战胜利前夕有了一些农具制造工业。

  抗日战争胜利后,党和政府通过没收敌产,接管、新建等方法,建立了全民所有制工业。新中国成立后又将集体所有制的铁工厂改为全民所有制的农具厂,逐步建立起手工业生产合作社。新中国成立初期,县内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私营工业等多种经济成分并存。1952年,全市境内工业总产值中,全民所有制工业产值占75.1%,集体所有制工业产值占0.4%,私营工业产值占24.5%。这时,工业门类仅有煤炭开采、木材采伐、食品等工业和刚刚建立的机械、建材、缝纫、印刷等。经过社会主义改造,全市工业的所有制结构发生新的变化。1957年在县境内工业总产值中全民所有制工业产值占80.3%,集体所有制工业产值占10.8%,私营工业产值占8.9%。社会主义公有制工业已占优势。和龙市工业本着党和政府“就地取材、就地加工、就地销售”,“为农业、为人民生活、为出口、为大工业”服务的方针,稳步地发展起来,对农业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推动作用。1949年至1957年,县境内工业总产值平均每年增长9.4%,消费资料工业平均每年增长11.3%,生产资料工业平均每年增长8.5%。

  1958年以来的“大跃进”中,和龙市工业一度出现了盲目发展的现象。1958年,不顾现实国力和技术条件,在一年中鸡南铁矿、八家子钢铁厂等6家生产资料工业一下子上马。动员全民“大炼钢铁”,片面追求高指标、高速度,不求质量。结果,所生产的生铁、改良农具等许多种产品变成无用之物,造成“劳民伤财”,而且使地方国民经济的比例关系失调,使农业生产大为下降。这种盲目发展一直持续到1961年,亦使工业本身的生产大幅度下降。1961年,县属工业总产值比1957年下降16.4%。1962年以后,在工业战线贯彻执行中共中央提出的“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八字”方针,精简1958年以来招收的职工,大力压缩发展规模,全市由1961年的54家企业调整为31家企业,各工业企业努力注重实效,注意加强企业管理,从而使1965年工业生产回升,这一年的县属工业总产值比1957年增长2.8%,1966年比1965年增长40.3%。

  “文化大革命”初期,县内工业遭受严重冲击,许多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县属工业1967年至1969年连续3年下降。1970年县属工业生产再度回升,比1966年增长6.2%。1970年,北方农业会议后,农村公社中发展一批农具修造工业,城镇街道还发展一批小工业。全市工业生产围绕着农业机械化组织生产,生产出许多种农业机械,推进了农业前、后勤生产机械化、半机械化。这一时期,化学工业开始重新发展,建材工业有新的发展,食品工业和印刷工业也有了较好的发展。但在1975年和1976年的“批判”浪潮中,平均主义膨胀起来,严重地挫伤了广大干部和工人的生产积极性,企业管理混乱。这个时期,集体所有制工业的发展仍然受到限制。“文化大革命”期间由于广大干部和工人群众的努力,虽然工业有一定的发展,但其发展畸形。1966年至1976年11年间,全市农业平均每年增长1.6%,消费资料工业平均每年增长10.5%,生产资料工业平均每年增长20.4%。可见,国民经济两大部类的比例关系失调,主要是农业和消费资料工业的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生产资料工业的发展速度。1958年至1978年21年间,县境内工业总产值平均每年增长6.2%,比社会主义改造时期低3.2%。

  从1980年开始,根据中共中央提出的“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调整了积累与消费之间的比例关系,调整了农业、消费资料工业与生产资料工业之间以及工业内部的比例关系,从1983年开始,工业生产直线上升。在调整和整顿的基础上,着手进行了工业管理体制的改革。改革以来,全市工业发展有新的起色,一是除全民所有制工业继续发展外,城乡集体所有制工业企业和个体工业企业迅速发展。县属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数1987年比1978年增长57%;集体所有制工业企业数1987年比1978年增长78%。原有的私营工业和个体企业在社会主义改造后几乎绝迹,从1983年开始重新发展起来。二是改变过去的产品几十年“一贯制”,认真调整产品结构,积极开发新产品。支重轮、引导轮、拖链轮3轮总成、白水泥、双酚-A等许多种产品都是在改革的年代引进或自制的新产品。三是工业生产发展速度较快。1979年至1987年9年间,县境内工业总产值平均每年增长9.5%,比社会主义改造时期高0.1%。同时期,县属工业总产值平均每年增长13.7%,比社会主义改造时期高5.3%。综观38年,改革的9年是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和龙市工业发展速度最快的时期。

  38年来,和龙市建立了以社会主义公有制工业为主体,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工业体系。1987年,在县境内工业总产值中,全民所有制工业产值,占56.2%;集体所有制工业产值(包括村办工业产值)占33.6%;个体工业产值占10.2%。38年来两大部类工业结构也有了变化。县境内消费资料工业与生产资料工业的百分比1949年28.4∶71.6;1957年32.8∶67.2;1979年19.4∶80.6;1987年30.8∶69.2。9年改革时期,县境内消费资料工业平均每年增长11.5%,生产资料工业平均每年增长8.7%。38年来,和龙市工业由比较简单的工业门类已发展成为拥有矿业(包括煤炭、贵金属、非金属开采业)、冶金及金属制品、机械、化工(包括橡胶、塑料制品)、轻工、制药、建筑材料、木材加工、食品(包括粮油加工、饮料)、纺织及缝纫、造纸和印刷及工艺美术等10大类24个行业多类多业的工业网络。但是,和龙市工业因缺乏资金,技术水平低,许多资源尚不能开发利用。而且,一些企业“上马”多年,不见效益,造成巨大损失。

  38年来,和龙市城乡建设有了较大发展。抗日战争胜利时还只是一个小街的和龙镇已发展成为初具规模、各行各业兼备的新县城,成为和龙市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建筑业已能够自行设计,新中国成立以来新建的公共建筑面积达11.8万平方米,住宅面积达188.1万平方米,其中砖瓦结构住宅在城镇占63%,在乡村占33%。6镇和许多乡村已建成供水设施,各项公用事业都有一定的发展。

  38年来,交通、邮电事业有较大的发展。铁路交通中,由朝阳川站至和龙站的线路在县境内里程46.9公里,森林轻便铁路里程157公里,专用铁路线共18条,24.7公里。建设公路13条,582.04公里,几乎村村通车。此外还有3条森林专用公路。1987年铁路客运量达128.6万人,比1964年增长1.56倍,货运量131.6万吨,比1964年增长83.5%。1987年,全市公路客运量达257万人次,比1952年增长72.4倍;货运量17万吨,比1952年增长93%。1945年8月全市只有2条邮路,1949年达到6条邮路,邮路总长170公里,截止1987年发展到15条邮路,总长366公里,比1949年增长1.2倍。1945年前全市只有龙井至头道沟、龙井至三道沟至南评2条长途电话电路,1956年有7条电路,1987年达38条电路,并基本实现载波电路化。1949年全市只有2条有线电报电路,1987年达5条电报电路。其中,载波、电传电路各1条。1987年邮电业务总量达136.7万元,比1949年增长11.8倍。

  38年来,商业、金融事业有了较大的发展。抗战胜利前,县内只有头道沟、二道沟、三道沟、四道沟(福洞)、南坪、古城里、高岭等地有零售商店,而这些零售商店许多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破产。抗日战争胜利后私营商业发展较快,并逐步建立了国营商业和合作商业。1950年全市社会商品零售总额中,全民所有制商业占9.8%,供销合作商业占50.4%,私营商业占39.8%,全民所有制商业的发展,还相当微弱,供销合作商业发展较快,私营商业(包括个体零售商)还占有相当大的比重。社会主义改造后,私营商业几乎绝迹,集体所有制商业的发展受到限制,曾多次并入全民所有制商业。到了1983年,供销合作商业才真正恢复集体所有制的性质,并发挥其本身所固有的特性,经营比较活跃。与此同时,其它集体所有制商业和个体商业大量发展起来。1987年全市社会商品零售总额15863万元,其中,全民所有制商业占44.5%,集体所有制商业零售总额占35.6%,个体企业和农民个人零售总额占19.9%,社会农副产品收购总额1987年比1949年增长50.6倍。商业经营种类比新中国成立初期大有扩展。1987年全民所有制商业经营百货、食品、五金、副食品、糖酒、石油、水产、信托等;供销合作商业经营日用生活资料、农业生产资料、日杂商品的供应和农副产品、烟叶的收购及废旧物资的回收。1955年全市粮食销售1.63万吨,1987年2.39万吨,增长46.6%。1951年,全市出口贸易商品收购总额61.1万元,1987年达364万元,增长4.96倍。1985年恢复新中国成立后较长一段时期中断的边境贸易,出口一些工业产品,进口各种水产品,1987年,进出口贸易总额达523.12万元(497万瑞士法郎)。抗日战争胜利以前和龙市没有完整的金融机构,只有一些小规模的信用机构,1949年全市只有一家银行办事处。38年来,已建立起以人民银行为中心的社会主义金融体系。1949年,各类贷款年底余额只有16万元,1987年达23345万元,增长1458倍。

  随着和龙市工农业生产和经济建设的发展,税源不断增加,财政收支不断上升。1952年县地方财政收入15.5万元,其中工商税收9.1万元,是年县地方财政支出74.9万元。1987年县地方财政收入3342.7万元,其中工商税收3011.6万元,是年县地方财政支出3057.6万元,35年分别增长114.6倍、329.9倍、39.8倍,平均每年增长16.6%、18.1%、11.2%。1987年全市职工年平均工资1598元(包括州直企业),比1958年增长2.4倍。

(三)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和龙峪养正学堂的产生是和龙市初等教育的起点。宣统元年(1909年),头道沟首次设立官立初等小学堂。1938年,头道沟出现中等学校,这是和龙市中等教育的起点。1987年中学33所,比1949年增长7.3倍,小学135所,比1949年增长69%。抗日战争胜利后开始兴办教育的时候,中、小学教师文化素质很差,经38年的努力,大有改善,教师素质逐步提高。1987年全市中学高级教师84人,一级教师435人,小学高级教师441人,从而使教学质量有显著提高。学前教育也有相当的发展,除普通教育外,还有农业广播学校、卫生中等专业学校和职业高级中学,在职业技术教育方面取得了进步。县内有电视大学教学班,1982年以来已经培养了各方面专业人材128人(其中2期为中专班)。职工、农民业余教育对提高职工和农民的文化、技术素质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新中国成立以前,和龙市没有科学技术队伍和管理机构。38年来,虽然在一个较长时期科技人员政策没有很好贯彻,但已培养了数以千计的科技人员。1987年底,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专业技术人员共6900人,其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117人,中级专业技术人员1404人。多年来,大力开展农业科学试验活动,在工业中,积极开展引进技术、研制新产品的试验活动,在医疗卫生工作中,不断研究新技术,取得了农业36项、农机9项、工业47项、医药7项共99项科技试验成果,其中一些项目通过省、州级鉴定。还积极开展科技普及活动和青少年科技活动。

    抗日战争胜利以前,和龙市群众文化设施极少,现有的文化设施大多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才发展起来的。1987年,全市有文工团、图书馆、文化馆(站)、电影院(影剧院)和电影放映队、新华书店等文化设施40多所。有线广播有较大发展,1987年全市乡镇和村有线广播通播率均达100%。70年代后期以来,电视事业很快发展,1987年全市电视覆盖率已达70%。

    和龙市境内,尚留存着历史遗留下来的许多古迹,还发掘了各个时期的大量出土文物。其中,最为典型的是西城乡古城村的渤海古城址、东城乡兴城村的金代古城址、龙水乡龙海村的贞孝公主墓和龙海古墓群。这些古迹和文物为国内外学者的历史研究提供了大量考据。还有渔浪村抗日游击根据地和车场子抗日游击根据地等近代遗址和许多革命文物,是和龙市人民长期坚持革命斗争光辉业绩的象征,也是揭露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势力野蛮罪行的铁证。

    抗日战争胜利以前,和龙市医疗卫生事业十分落后。新中国成立后,全市医疗卫生事业有显著的发展。1987年,全市有综合医院、中医院、精神病医院、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院、疗养院、结核病防治所、药品检验所等医疗卫生机构,各乡镇有卫生院和妇幼保健站,各村设有卫生所。床位1339张,卫生技术人员1496人,其中,中医81人、西医201人、中西医结合高级医师9人。本世纪上半叶,和龙市是地方病严重流行的地方,到1966年,急性克山病得到完全控制。环境保护机构设立后,开展环境污染监测工作,积极采取治理措施,群众体育活动开展活跃。

    和龙人民正在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为振兴和龙,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新和龙,向尚未开发的领域进军,加快两个文明建设的步伐,一个富强、文明的社会主义新和龙一定会屹立于祖国大地上。

 
 
CopyRight © 2005-2014 中国朝鲜族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