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民族精神 > 一个激情澎湃的民族
 
一个激情澎湃的民族

  中国足球甲A2000季赛,对延边朝鲜族而言,是不怎么令人愉快的。苦苦挣扎在保级边缘的延边敖东队,以一场接一场的失利,给家乡父老乡亲们带来了无尽的懊恼与忧伤。其实,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去评说,延边敖东队实在应受到嘉许而不应遭到谴责。200万人口(其中朝鲜族将近100万)基数上挑选出来的一支球队,和几千万甚至是上亿人口大省的球队,在同一水平线上抗争了十几年,曾经创造了“客场不败”,“巨人杀手”神话,也曾打进过甲A前四名的敖东队,足可令人刮目相看。虽然这一年降组了,那也是虽败犹荣。在当今日见惨烈的绿茵场上哪有永不言败的长胜军呢!敖东队打出了风格,打出了水平,打出了争强好胜的民族精神。从奥林匹克“最重要在于参与”的体育精神来看,这些,已经足够了。

   朝鲜族酷爱足球早已举世闻名。从竞技体育的角度看,他们的水准也许尚待提高,其间也没有多少身价不菲的大牌明星。然而,若是论起足球在一个民族内部的普及程度,朝鲜族在全世界都应位居前列。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只要是男人,只要腿脚没有什么障碍,大凡都会踢上几下子。从州到县、从县到乡、从乡到村,年年都开体育运动会,而足球比赛则是必不可少的项目,相信拥有如此广泛而深厚社会基础的足球运动,一定会在新的世纪迸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如果说足球是民族精神的凝聚和展示,那么,文化教育则是民族精神、品格生成的土壤。犹太民族有一则自我拷问式的故事,说是当你的父亲和你的老师,同时掉进河里,而因条件所限,你只能救起其中的一位的时候,你将选择去救哪一位?问题的提出未免过于残酷,但是,犹太民族一至推崇的答案是:先救老师。其实,现实生活中,父亲和老师一起掉进河里的事发生的概率也太微乎其微,这故事传达的是一种崇尚知识、敬重师长的民族理念。正因有这样一种理念,犹太民族才历经劫难而总是生生不息,人才辈出。朝鲜族对文化教育的看重程度,亦是非同一般的。前几年,当“希望工程”兴起时,曾流行过的一句口号“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其实,这种重视教育的情感,在朝鲜族中早已是常识性的问题。走遍朝鲜族聚居的乡村,最漂亮的建筑一定是村里的学校;最受尊敬的人,一定是学校里的老师。在生活困难的年代,两鬓染霜的老妈妈可以一日三餐以野菜果腹,但上学的儿子却必有一碗热腾腾的米饭;饱经风霜的老爸爸,可以在寒冬数九穿一双草鞋上山打柴,但上学的女儿却一定会穿得暖暖和和的。我曾经多次访问过一个四口之家的朝鲜族家庭。丈夫下岗蹬三轮,每天能有个十块、二十块的收入。妻子长年卧病在床,连家务都难以料理。就是这样,他们还供着一儿一女两个孩子上学。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初中。当时我就想,这是一种信仰的力量,是一种追求的支撑,是一种民族精神内涵的外化表现。在朝鲜族中,“文盲”是一个陌生的名词。这一方面源于拼音文字的便于掌握,另一方面主要还是基础教育的普及。在延边朝鲜族,“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根本就不是什么“艰巨任务”,因为即使在偏远的山村,未读过初中的孩子也很难见到。多年来,延边的几所朝鲜族高中的高考升学率,一直比较高。像延边一中这样的学校,几乎是百分百的升学率。不知是什么原因,朝鲜族学生的理科成绩普遍比较好,在全省、全国乃至奥林匹克数、理、化竞赛和珠算比赛中,常有不俗的表现。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这样一个“地级行政单位”,而且是在经济实力
不很雄厚的情况下,竟然有五所大学(为适应国家“211”计划,于1998年合并为新的“延边大学”),由此“一斑”足可见朝鲜族教育的发达。据统计,朝鲜族人口中,每千人拥有大学生43人,是全国平均数的两倍。
   教育的昌盛当然就孕育了文化的发达。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文学创作、艺术表演、群众文化,都曾多次受到国家文化部的表彰。延边歌舞团到世界各地去演出,亦是好评如潮,载誉而归。延边大概是中国大陆最早兴起“卡拉OK”的地方之一。时至今日,这个娱乐项目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卡拉OK”在延边朝鲜族中,已经融入大众文化的范畴。常有人指责“练歌厅”是“高消费”。其实,在延边各地,几个人唱大半夜,一般是100元就够了,如此消费水平,扣上个“高消费”的帽子,实在是名不符实。

 

  阅读朝鲜族,倘不以专门的篇章来说一说朝鲜族女性,那未免就是忽略了美丽华章的精彩部分。朝鲜族女性除具有人类女性共有的一般特点之外,至少有两种光彩熠熠的优秀品性。一是温柔贤惠。“女人是水做的”,上帝在创造人类的时候可能赋予了女性柔情似水的温顺天性。因此,世界上无论哪一个民族都视温柔贤惠为女性应具有的基本特征。但事实上却未必都是这样。奥尔布莱特作为一名女性可能也有点女人固有的品性。但看她在科索沃战争期间的刚愎、凶狠、残暴,使人在她身上再也见不到女性温柔的蛛丝马迹。朝鲜族女性温柔贤惠,主要表现在家族生活之中。她们对长辈,无论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还是对公公、婆婆,都发自内心的恭敬、孝顺。在她们心中,那就是上帝的化身,必须悉心照料,而不可有半点违逆。在朝鲜族中,“婆媳不和”简直就是人神共愤的奇耻大辱。倘哪位女子对公婆不敬,走到大街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据说就连她做出来的大酱,都会因其品行不正而变味的。作为妻子的朝鲜族女性,更把丈夫看得比自己重要十倍以上。在她们心中,那是太阳的化身。在她们眼里,丈夫永远是正确的。喝酒那是豪气,吸烟那是潇洒,打架那是勇敢,打老婆,也是爱的一种特殊表现方式。在与丈夫共同生活中,虽然她们实际上已经没有了自我,但她们就是心甘情愿。当然,这种极度的温

柔,从另一个角度上也助长了本来就严重存在的大男子主义气焰。随着时代的发展,朝鲜族女性这种盲目顺从的性格,已开始发生了变化。作为母亲的朝鲜族女性,堪称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之一。她们对儿女的悉心呵护,是无与伦比的。我认识一位朝鲜族妇女,她丈夫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牺牲了。当时,她怀孕在身,生下这遗腹子后,她以超人的毅力,独撑着家庭生活的大厦,既要伺候尚且在世的老人,又要照顾幼小的女儿,还要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如今,女儿早已大学
毕业,在社会上做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而这位老妈妈却已永远安睡在印刻着她全部人生轨迹的小山村里。上述故事,在朝鲜族当中,并不具有特别典型的意义,因为在这个民族中,这样的故事太多、太普遍了。
   朝鲜族女性的另一优秀品性是特别地能吃苦耐劳,并且富有牺牲精神。朝鲜族是以水田劳动为主的,而水田劳动的许多精细的项目,如拔苗、插秧等,恰好更能发挥女性精心细腻的特点。因此,在水田劳动中,她们往往扮演着“主力军”的角色。男人扛着铁锹牵着牛,挖挖水沟整整地,说这是一种“技术性”劳动,而许多繁重艰苦地活计却留给了妇女。妇女们不仅无一例外的要下地干活,而且还要把一日三餐准备的好好的。收工回家,丈夫双腿一盘,坐在炕上抽着烟,等着妻子把饭菜做好端上来,而妻子们进家后一般都直奔厨房去
了。劳累了一天之后的夜晚,女人们还要准备明天的食物,还要脚踏纺车,打草绳,织草帘。在朝鲜族聚居的村屯里,我们看到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们,很少有腰杆挺直的。看着那苍苍的白发和弯曲的腰背,使人自然地想到,是一生辛勤劳作(而且这种劳作在方式上大多是需要弯腰进行的)的艰辛,使她们透支了自己的健康,由此,也使人对其更增加了几分敬重。延边地区的对外开放,也是朝鲜族妇女充当了急先锋的。她们背着重重的行包,到邻国去搞交换,做生意,异国他乡的坎坷旅途上,不知洒下了她们多少泪水和汗水。
   朝鲜族女性外柔内刚,富有牺牲精神,这已被无数巾帼英雄的事迹所证明。温柔极至在特定的环境下就会升华至勇敢无比。真正的温柔决不是懦弱的代名词,它必须是建立在绝顶的刚强之上的。人们熟知的抗联女战士“八女投江”的英勇壮举,其中就有李凤善、安顺福两位朝鲜族女战士。1934年3月21日,中共东满特委书记童长容同志在吉林省汪清县一个山沟里开会时,突然被敌人包围。突围中,童长容腹部中弹,朝鲜族女战士崔今淑放弃自己逃走的机会,背着身负重伤的特委书记,边打边走,终于弹尽力竭,二人一同英勇就义。1990年12月26日,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和龙县农业银行女职工白花子,在持刀歹徒抢劫银行财产时,奋不顾身地与歹徒展开殊死搏斗,保住了国家财产,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在我撰写此文时,为了解朝鲜族女性英雄的情况,向有关部门查询资料,他们竟送来厚厚一沓配有女英雄照片的资料。朝鲜族英雄女杰的故事,还可以举出很多、很多。中国著名诗人随手写下了“山山金达莱,村村烈士碑”的诗句。姹紫嫣红,迎春怒放的金达莱,象征着朝鲜族女性美好的情操和坚毅的品格。
   新世纪的历史帏幕已徐徐拉开。由56个民族组成的中华民族,正以豪情满 怀的风采阔步走向繁荣发展的未来。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具有强烈的组织合作精神,富有适应时代特征的开发意识,又有着厚重的文化底蕴和争强好胜品格的中国朝鲜族,一定会在新的世纪有新的、更大的作为,也一定会前进发展的史册中,谱写出更加壮丽秀美的篇章。
 
CopyRight © 2005-2014 中国朝鲜族 All Rights reserved.